静待一树花开
盼你叶落归来

还在路上吗?

很觉得有必要写点什么。很压抑,很难过,很生气
十三岁的孩子好像懂得很多,可他们是否真的懂呢?关于性、关于爱。
三十七岁的年龄差,似乎差了一大个辈分,大到让人忽略了性别的差异,让人直接忽视了其可行恶的能力。不论是自己,朋友还是家人,他们从未怀疑过那个上了年纪,看似德高望重的老男人,他的内心竟会如此污秽。
十三岁时,拿着作文敲开了他的门,本以为打开的是学识的大门,怎知踏了一步便直入深渊,最终成疯成魔,再也好不了,毁其一生。
在饭桌上,她对着自己亲爱的妈妈说“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性教育。”而妈妈说“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。”

一下子无语凝噎,彼此的世界互不相通,到嘴边的话再次咽下。很悲哀,曾经想过求救,自己在波涛汹涌的河里等待救援,等待的是浮木,抛来的却是稻草,比不抛来任何东西更让人难受。
“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。”
“谁?”
“不认识。”
“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。”
那一瞬间她决定从此一辈子都不说话了。
果然还是很容易谈性色变。
我们是不随意去猜测人性的丑恶的,所以当真正受伤时会难以痊愈。
“李老师好像有点奇怪”“那个叔叔很奇怪”……很熟悉的话语,可大人一般一笑而过。其中的端倪鲜有人发现,或者说少有人会真正在意,真正去做点什么。可正是这句话,是房思琪想要打开心扉向伊纹求救的信号……
禽兽通常是一群的,书中的施暴者还不止李国华,还有其中的数学老师,英文老师等,在他们在神圣的教师职业下,是一张张有着獠牙的丑恶面貌。
“干杯。为所有在健康教育的课堂勤抄笔记却没有一点性常识的少女干杯。为他们插进了联考的巨大空虚干杯。”

我从不信人竟会恶心到如此程度。
房思琪,郭晓奇,饼干……这是书中的受害者,无一能快乐生活的。思琪是疯了,她忍受得太多,一个人隐忍,逼着自己去爱老师,借此让自己好过些,可她自那日起再也快乐不起来了。最后的真相只有伊纹姐姐与好友怡婷知道,而她的父母依旧对李国华恭恭敬敬。原来禽兽真的很擅长伪装。

但最可怕的还是所谓的受害者有罪论,晓琪想要将李国华的所作所为曝光于大众,可换来的是无知的键盘侠们的嘲讽,谩骂与攻击。“所以你拿了他多少钱?”“当补习班老师真爽!”“可怜的是师母,第三者去(qu)死!”可曾想过把自己的伤口再次扒开让大家看的她是花了多大的勇气吗?但换来的是什么,是又一次的伤害。

不清楚也没有勇气去了解,当中的受害者的数量以及她们日后的生活,或者,她们再也没有力气活下去。不是当事人永远也感受不到那种痛,没有所谓的感同身受,读完文章后所体会的压抑,痛苦远不及她们……
至于爱,我不知道思琪是否爱李国华,说不爱,似乎又太过绝对,说爱,可这真的是爱吗?作家林奕含曾在采访中说过这是一个关于女孩子爱上诱奸犯的故事。
原来我们都是怡婷,都是青春的幸存者……》》》 推荐阅读:坚守山村讲台 追求教育之梦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代写文章_代写文章公司_专业代写服务中心 » 还在路上吗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国内Excellent原创文章服务商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